[校友答疑] 【Notre Dame MSA WL后转offer】关于申请最困难时楼主做的事情和心态


发布人:闫靓           2018-05-19 17:47:57

分享到:1

摘要: 圣诞节前可以说是申请的上半场,十二月的中下旬各个学校基本上都会发一波录取,一波WL,一波拒信,算是对早申的同学们好歹给一个交代。随着节后学校的招生办陆续开始上班,就像是秋季入学申请的下半场开始了。有人问说现在申请是不是已经很晚了?我感觉还真不算晚。记得我们那一届有1月份申请3月份offer的,还有6月份申请六月底

   圣诞节前可以说是申请的上半场,十二月的中下旬各个学校基本上都会发一波录取,一波WL,一波拒信,算是对早申的同学们好歹给一个交代。随着节后学校的招生办陆续开始上班,就像是秋季入学申请的下半场开始了。有人问说现在申请是不是已经很晚了?我感觉还真不算晚。记得我们那一届有1月份申请3月份offer的,还有6月份申请六月底offer的(当然这是极特殊的个例大家切勿模仿,此君系美本)!所以把下半场打好,翻盘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毕竟学校不会一下子就在圣诞节前把全部名额用光。

  虽然已经是四年之前的事情,但是2013年12月20号这天早上收到UMich拒信晚上被ND Waitlist的经历至今仍然是印象非常深刻的。我记得我在11月5号递交了ND的申请,同期递交的还有WFU的和Rochester的,均为MSA项目,11月30号的晚上压线递交了USC和UMich,后来发现赶赶赶赶出的文章中有typo,所以拿拒信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这就是我学到“不要压线递交”的出处。当时觉得自己牛啊,五个学校拿Rochester保底肯定没问题了吧,因为有一个上一级的学姐去了罗村,GMAT720,我是710但我有一个112的托福,她托福还没我高,所以盘算着省一些申请费,就申请五个学校!最早无面拒的是WFU,后来才知道他家卡GMAT740.不过ND在12月8号左右来了第一轮的DVD面试(当时简陋,还要自己录个DVD花两百多大洋寄到美国South Bend去。现在都高科技了,用KIRA直接网上录),所以还心存幻想:我拿了ND的话,其他学校全部拒我我也不怕!于是花了一天反反复复录了半小时左右的一个视频,回答了邮件里提到的自我介绍、团队问题等。12月15号左右来了真人面试邀请,是Helen和Julie二面一,二人现已均不在MSA项目。我约了19号晚上10点的面试,当时印象很深的就是在面试结束时说了一句Notre Dame is really mydream school. 后来发现这句话原来是一个Curse——究其原因,大概是学校听这句话耳朵听都听起茧了,他们会想你跟我这么说跟其他学校也这么说吧。所以诸位这句话不要随便用啊。

  面完之后一直睡不着,心神不宁,12月20号一早起来就看到UMich无面拒,更加重了对ND这个救命稻草的渴求,一整天都时时刻刻念着想着这个事情,简直miserable。晚上一封邮件进来——We decided to putyour application on hold然后就是什么our application pool is really competitive这类的废话。那天晚上非常难受,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出国,但是工作又没有找,看着身边的同学找工作的有了offer申出国的在NYU和MIT之间烦恼,我一个offer也没有,毕业回家遭到亲朋好友耻笑的悲惨结局不再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让我感到自己实在是一无是处,大学四年白读了。

  但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原先那种浮躁的、急于求成的、想着赶紧拿offer大四下学期好放风浪一把心态被彻底打扫干净了。在12月22号到31号这十天的区间,一连补交了差不多十个学校,基本上就是一天一所。记得有Case, ASU, MSU, Bentley, UT Dallas, Depaul, LSU (路易斯安纳州立),GWU等。当时也没有管期末考试,每天就跑到会议室里一个人写文章,真的是每个学校每个学校地写,套用的部分不多,选择项目的理由也是花了老大心思去挖到底怎么写能跟别人不一样。印象比较深的是写Bentley的时候真的是非常想去这个学校,感情真挚流露,主要是看了他们网站感觉这个学校太符合想象中美国大学的气质了,现代化整洁美观。当时看ASU感觉也是,那个楼的夜景跟外星基地似的,超级想去。后来给AD/offer的这俩学校也有。31号把该寄给ASU和UTD的材料寄走,2013年就结束了。跨年的时候心情已经很平静了,没有什么之前的焦虑和忧愁了。大概原因就是自己把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学校来决定吧,去哪里不去哪里都是注定的。

  1月初去了趟深圳,特别找了一天去看了华强北,真的感动,和我年纪一样的小哥,卖山寨手机卖得热火朝天,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已经好多年了,非常干练。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我觉得没有什么挫折是有什么大不了的。后来又去红树林的堤坝上骑了自行车,远远地眺望大学生运动会的体育馆,感到心胸豁然开朗。后来回家准备过年,在从老家回来的路上收到了MSU的面试通知,很努力地准备,那个时候的心态和面试ND时候就很不一样了,虽然也很想去,但是没有了那种很迫切很摇头摆尾畏畏缩缩乞求学校收我的心态了。约的是凌晨两点半,先睡了几个小时然后起来练习和热身,借了老爸的西装领带,也是两个面一个,山农和一个中国在读的学生貌似姓孔的一个女生,用长者的话说那叫“窝和她谈笑风生”,面完之后又限半小时写一个300字文章发给学校,考察写作能力。

  结果还没等到MSU的offer,ASU在一月的二十几号先发来了offer,给$5,000奖学金!早上起来手机一震,发现是一个congratulation打头的,真的是感激。当时都准备去了,很喜欢大沙漠里炎热的ASU。过完了年,年初一就要回学校参加一个美国的游学团,2月8号凌晨我到的北京,刚从机场大巴下来,手机一震,MSU发来offer,$1,000奖学金。于是2月9号犹豫了一整天,用来比较ASU和MSU两个学校孰优孰劣,没比较出个所以然。2月10号飞的华盛顿,到酒店住下睡了一晚,印象非常深的是看到电视里Ellen的当年奥斯卡主持的预告片,她穿着男性化的礼服和运动鞋,跟一群舞蹈群演搞了个街头快闪,真的是创意震撼。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是一个周一,刚吃完,ND发来一个转正通知,给了奖学金,真是乐坏了,一整天都泡在高兴劲儿中,晚上上大巴的时候另一个当天拿了哥大金融数学的同学跟我说今天是lucky day,我说真是lucky day。

  从12月20号到2月10号,这两个月的等待过程中,我对ND主要是1. 收到put on hold的邮件之后,难过完了,发了一封如泣如诉肝肠寸断的邮件,说自己in so much pain啥的,然后小秘回了一封:I’ll put your email in your folder. 2. 之后也就是逢年过节发个问候邮件,然后把自己之前在中信的实习证明翻成了英文发了过去(其实后来发现这玩意儿老美根本不看),然后就转正了。各种原因是相当复杂的,后来来了学校跟收我的老师聊了才知道,甚至有历史原因,在此不做赘述。

  总结自己被WL后做的事情,我觉得正确的包括:学校WL了之后没有就此不理不睬,就像肖申克里的安迪说的:靠写信能办成的事情远远超过你的想象。写邮件这活儿真的是一门艺术,同样的意思,用正确的话语去说,用不带情绪的语言去说,用诱导性的语言去说,往往事半功倍;然后,心态放平了,不急切了,不想着要offer了,甚至于拿到ND的时候我都已经把这事儿忘了,这就是我认为的申请学校最正确的心态——我管它叫反向操作,即什么时候你不想着要这个offer了,就更有可能拿到了。听上去可能有点儿扯,但是自己申请和这两年看的实例基本上都是这么个理,大概原因是心态不同会让人的气质不同,然后无论是写文章还是面试表现出的淡定能够熠熠生辉吧。

  叨叨絮絮又扯了这么多,如果真有人看到这里也是很感谢了!如果大家有什么疑惑、建议或者意见,都欢迎在底下留言或者微信我,谢谢大家!咱们春招再见!

关闭

忘记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 发送验证码

密码:

确认密码:

没有账号?
关闭
已有账号? 立即登录
关闭

注册

手机号:

验证码: 发送验证码

密码:

确认密码:

接受并同意《用户服务条例》和《隐私权相关政策》